新華財富涉非法集資 驚動新華信托急撇干系

  值得一提的是,新華財富這聲“雷”還波及新華信托,針對“鄭某”即鄭孝和的履歷背景和兩公司的股權關聯一說,新華信托4月13日晚緊急公告澄清,從始至終,該公司與新華財富都是兩個不同的法律主體,各自具備獨立的法律人格,各自對自己的經營行為承擔責任。

  “從所謂的爆雷開始,公司已不能正常經營,目前只有幾個人的‘看守班子’,維持著出問題的基金,主要工作是為投資者追債。”4月17日,新華財富資產管理有限公司(簡稱“新華財富”)的值班人員向時代周報記者透露。

  今年4月10日,深圳證監局發布的關于私募基金管理人新華財富涉嫌非法集資的風險警示稱,廣州市天河區檢察院以新華財富及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鄭某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提起公訴,將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

  值得一提的是,新華財富這聲“雷”還波及新華信托,針對“鄭某”即鄭孝和的履歷背景和兩公司的股權關聯一說,新華信托4月13日晚緊急公告澄清,從始至終,該公司與新華財富都是兩個不同的法律主體,各自具備獨立的法律人格,各自對自己的經營行為承擔責任。

  非法集資案再發酵

  在深圳證監局4月10日發布的風險警示中,除了披露廣州市天河區檢察院已對新華財富及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鄭孝和,以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提起公訴的這一信息外,還透露廣州市天河區人民法院近期公開審理了新華財富其他直接責任人熊某、賈某、曹某三人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案。

  據稱,法院查明,熊某等三人通過短信、微信、電話等方式向不特定的投資者公開宣傳推介其公司發行的私募基金,并承諾給付高額利息及保本保息,以此變相吸收公眾存款,數額巨大,相關行為已構成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一審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四年、三年六個月、二年六個月并處罰金。

  時代周報記者了解到,新華財富爆雷事件可追溯到2015年。彼時,該公司的“掘金”系列產品總規模達到4.9億元,其中“掘金1號”“掘金2號”“掘金3號”原本應于2015年年底陸續到期,但全部無法兌付本息。“掘金5號”應于2016年6月到期,由于借款公司深陷多起融資兌付違約,也陷入困境。

  中國基金業協會披露的信息顯示,新華財富為股權、創業投資類私募,備案的私募基金共有14只,違約產品約占一半。

  深圳證監局在風險警示中強調,各私募基金管理人及從業人員,須以“新華財富”“中金國瑞”等案件為鑒,不得以短信、微信、電話、互聯網等任何方式向不特定對象宣傳推介,不得向合格投資者之外的單位和個人募集資金,不得向投資者承諾保本保收益,不得以私募基金名義兜售“明股實債”、“明基實貸”等性質的產品,不得侵占、挪用基金財產或者以其他方式損害基金持有人的利益,不得以私募基金為名從事非法金融活動。

  4月20日,上海一家私募基金的負責人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近兩年,監管層對私募基金強監管已成常態,除了涉嫌非法集資外,備案不合規、承諾收益、投資者適當性管理不足等也是違規違法的重災區。

  4月15日,深圳證監局還對深圳前海中晟基金作出公開譴責,其法定代表人也一并被采取監管措施。

  此外,今年以來,盡管新冠肺炎疫情一直沒有消散,但陸續已有福建、浙江、湖南等10 余個省市啟動了私募自查工作。

  與新華信托的淵源

  4月17日,時代周報記者致電新華財富詢問公司目前運營狀況,接電話的工作人員表示,沒有正常經營,“目前只有新招的幾個人的‘看守班子’為投資人追債,我來到公司就不是為了經營。”他直言。

  其實早在2018年12月11日,新華財富就已發布《給新華財富存續基金投資人的通告》,表示“公司實際上已進入緊急狀態,因此不排除解散公司和停止債務催收及項目管理的基本工作”。

  那么,作為正宗持牌機構的新華信托又為什么會與新華財富扯上關系呢?

  時代周報記者了解到,“源頭”一方面是新華財富的官網顯示,公司由原新華信托股份有限公司新華財富事業部整體公司化轉制而來,并稱在新華財富2013年成立時,新華信托全資子公司新華創新資本投資有限公司(下稱 “新華資本”)投資新華財富,持股11%。

  另一方面,則是公司創辦人鄭孝和的履歷關系,其在擔任新華財富法定代表人、總裁,兼任合規風控之前,曾任新華信托營銷總監。雖然他于2017年6月12日卸任新華財富總裁,同時退出了公司董事名單,但新華財富第二大股東益華投資仍持有20%股權,而益華投資的實際控制人正是鄭孝和。

  4月13日,新華信托聲明強調,與新華財富是兩個不同的法律主體,各自對自己的經營行為承擔責任。而就股權上的關聯,澄清表示,已在2016年10月10日將新華資本100%股權轉讓給了天津本弘商貿有限公司,并于當年11月完成工商備案。

  不過,2019年6月,深圳證監局曾對鄭孝和公開譴責。譴責公告稱,2014―2016年,鄭孝和擔任新華財富總經理期間,該公司在產品成立募集、運作管理中存在違規行為,損害了投資者利益。

  由此不難看出,涉案期間,新華信托尚與新華財富存在工商關聯。

  同時,時代周報記者通過天眼查信息發現,新華財富目前的控股股東為深圳市新產業創業投資有限公司(下稱 “新產業創投”),持股比例62%。而新產業創投工商歷史上發生了多次股東變更,新華信托一度持有97%的股權。

  而新產業創投的董事長正是新華信托原掌門人翁先定,他也兼任新華財富的董事長。

  另據公開資料顯示,2016年,翁先定擔任董事的深圳市新產業生物醫學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沖擊創業板IPO時曾公告,稱翁先定有無犯罪證明,公司與新華財富無任何業務往來,表示翁先定為新華財富董事長,承認新華財富是新華信托的關聯方。

  4月15日,時代周報記者曾就兩公司的“關聯”致電新華信托,但后者表示最近不接受采訪。

  截至目前,新華信托尚未披露2019年年報,2018年年報顯示,公司實現營業收入5.19億元,凈利潤5847.42萬元。

評論

  • 華聲推薦
  • 影視
  • 明星
  • 股票
  • 財經
  • 汽車
  • 百科
  • 觀察
  • 探索
  • 債券
  • 理財
  • 產經
  • 兩性
  • 直銷界
  • 聯播
  • 法律講堂
  • 未解之謎
快乐飞艇是谁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