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中國信托業發展評析

  2019年,全球經濟復蘇步伐放緩,經濟、金融不確定性上升,中國經濟運行總體平穩。在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引領下,金融監督管理部門進一步貫徹落實黨的十九大和第五次全國金融工作會議精神,推動金融機構提升服務實體經濟質效,防控金融風險、深化金融改革、擴大對外開放,取得了顯著的成效。信托業堅持回歸本源、提質增效,整體經營穩健,服務實體的能動性、依法經營的自覺性和風險防控的主動性不斷增強。從全年運行情況看,信托行業經營狀況良好,風險水平總體可控,高質量發展和服務實體經濟能力進一步提升,實現了向高質量發展轉型的良好開局。

  一、信托業務規模穩中趨降,結構不斷優化

  (一)信托業務規模

  截止2019年4季度末,全國68家信托公司受托資產規模為21.6萬億元,較2018年年末的22.7萬億同比下降4.85%,小于2018年同期的13.50%。從4個季度的環比變化看,1季度環比增速為-0.7%,2季度和3季度環比增速分別是-0.02%和-2.39%,4季度則是-1.78%,3季度和4季度的環比下降有小幅上升。在經歷了2018年較大幅度的調整后,2019年信托業資產規模下降幅度明顯收窄,進入了波動相對較小的平穩下行階段。

  圖1 2013Q1-2019Q4信托資產規模、同比增速及環比增速(億元)

  (二)信托資金結構

  2018年以來,隨著資管新規出臺,監管政策影響下以單一信托為主的通道業務受限,信托利用自身制度優勢逐步推進轉型。2019年,信托公司普遍加強財富渠道建設,注重主動管理能力培養,集合資金信托占比進一步提升,新增信托資產來源結構優化趨勢明顯,發展質量提升;財產權信托尤其是資產證券化等事務管理類信托業務較快發展,融資類信托占比顯著下降,行業轉型初見成效。

  1.按信托資金來源劃分

  在監管引導下,信托業在2019年加快了轉型步伐,信托業務資金來源結構進一步優化:集合信托占比上升,單一資金信托占比下降,管理財產信托占比較為穩定。從2019年2季度開始,集合資金信托占比開始超過單一資金信托,成為最主要的資金來源。

圖2 2015Q1-2019Q4信托資產按資金來源分類的規模及其占比(億元)

  2019年4季度末,集合資金信托規模9.9萬億,占比為45.93%,較2019年3季度小幅增加了800億左右,占比上升1.19個百分點,較2018年末增加8000億,占比上升5.81個百分點。截至2019年4季度末,單一資金信托規模約8萬億,占比為37.1%,較3季度末減少6733億,占比下降2.4個百分點,較2018年末減少1.82萬億,占比下降6.23個百分點。單一資金信托規模占比在2010年2季度曾達到83.27%的歷史高位,之后持續下降,從原有的“一家獨大”到目前顯著低于集合信托,信托業務的資金來源結構得到了顯著優化。

  截止2019年4季度末,管理財產信托3.67萬億,占比16.98%,比2019年3季度增加2005億,占比上升1.21個百分點。與2018年末相比,規模減少約884億,占比基本持平。從2017年到2019年,管理財產信托占比分別為16.53%、16.55%和16.98%,基本保持穩定。

  2.按信托功能劃分

  從信托功能角度看,2019年信托業務結構變化較為明顯,在日益嚴厲的“去通道”監管環境下,融資類信托占比有所上升,事務管理類信托占比顯著下降,投資類信托則基本穩定。隨著通道類業務占比的不斷下降,信托業回歸主業、服務支持實體經濟的轉型取得顯著成效。

  圖3 2015Q1-2019Q4信托資產按功能分類的規模及其占比(億元)

  事務管理類信托在2019年呈逐季下降的趨勢,4季度末余額為10.65萬億,占比49.30%,較3季度末減少約1萬億,占比下降3.45個百分點。與2018年和2017年末相比,事務管理類信托規模分別減少2.6萬億和5萬億,降幅分別為19.6%和31.95%。占比較2018年、2017年同期分別下降9.06%和10.32%。事務管理類信托規模的下降,是過去兩年信托資產整體規模下降的主要原因。

  融資類信托與投資類信托規模占比規模相當,差異進一步收窄。其中,融資類信托規模為5.83萬億,較3季度末增加約5600億,增幅10.60%,較2018年末增加1.49萬億,增幅34.17%,占比26.99%,較2018年末上升7.85個百分點。投資類信托規模為5.12萬億,與3季度大體相當,與2018年末數據基本持平,占比23.71%,比2018年同期小幅上升1.21個百分點。從歷史數據看,投資類信托規模占比在2015年二季度曾達到39.33%的歷史高位,之后一直保持穩步下行的趨勢。

  (三)信托資金投向

  服務支持實體經濟是金融供給側結構改革的核心要求,是信托業轉型的重要方向。2019年,信托業按照“六穩”的要求,采取積極措施,穩步加大對實體經濟的資金投入,著重引導資金進入工商企業和基礎設施領域,積極支持國家重大戰略實施,提高金融服務效率。與2018年相比,工商企業繼續在資金配置中占據首位,基礎產業和房地產占比分別上升到第二和第三位,金融機構占比則從第二位下滑到第四位,信托資金運用的結構優化趨勢較為明顯。

  圖4 2015年Q1—2019年Q4信托資金投向配置及其占比(億元)

  1.工商企業

  2012年第2季度以來,工商企業一直是信托資金投向的第一大配置領域。2019年末,投向工商企業的信托資金總額為5.49萬億元,比2018年同期減少1768億左右,占比30.6%,較2018年小幅上升0.7個百分點,較2017年底上升2.76個百分點。規模占比的上升,充分體現了信托行業脫虛向實、支持實體經濟的轉型方向。

  2.基礎產業

  2019年,為應對經濟下行壓力、實現“六穩”的政策目標,逆周期調節力度逐步加大。基建項目投融資需求有所上升。從信托資金流向結構上看,投入基礎行業的信托資金占比穩步上升。截止到2019年4季度末,投向基礎產業領域的信托資金總額為2.82萬億,與2018年末大體相當,占比15.72%,較2018年上升1.14個百分點,成為信托資金第二大配置領域。從歷史數據看,投向基礎產業領域的信托資金占比在2010年1季度曾達到40.16%的高位,之后一直處于下降趨勢,2018年、2019年均有小幅上升。

  3.房地產業

  房地產信托一直以來就是信托公司的重要業務,也是信托公司重要的收入來源。2019年4季度末,投向房地產領域的信托資金總額為2.7萬億,與2018年末基本基本持平,占比15.07%,較2018年小幅上升0.89個百分點。投向房地產的信托資金占比在2013年之后一直呈現下降趨勢,但在2017年之后出現了明顯的提升,2017年和2018年均維持了較快的增速。在信托資產規模下滑的背景下,房地產信托規模上升,主要原因可能在于其收益水平較高,對資金有較強的吸引力。不過,在“房住不炒”的政策要求下,隨著監管約束的不斷強化,2019年,房地產信托規模增長趨于停滯,占比因為信托資產總規模的下降有小幅上漲。充分表明信托行業積極響應中央政策,“不將房地產作為短期刺激經濟的手段”,嚴格落實銀保監會對房地產信托業務監管的明確要求,有效遏制了房地產信托規模的快速增長,防范了風險的過度積累。

  4.金融機構

  投向金融機構的信托資金繼續回落,去通道、治亂象效果明顯。截至2019年4季度末,投向金融機構的信托資金總額為2.5萬億,繼續保持下行趨勢,較3季度末減少約1725億元,環比下降6.45%,較2018年下降約5254億,同比下降17.34%;規模占比13.96%,較2018年末下降2.03個百分點,較2017年末下降4.8%。

  2017年,由于同業業務回流,金融機構一度成為第二大信托資金配置領域。在防風險、去杠桿的背景下,金融同業合作的監管力度持續強化,通道類業務受到極大壓縮。自2018年1季度起,投向金融機構的信托資金環比增量即進入負值區間,占比持續從2018年末的第二位降到第四位,主動壓降金融同業通道規模效果顯著。

  5.證券市場

  2019年4季度末,投向證券市場的信托資金總額為1.96萬億,較3季度末減少850億,環比下降4.16%,較2018年末減少約2369億元,同比下降10.79%,占比10.92%,較2018年小幅下降0.67個百分點。從2015年以來,隨證券市場的調整和監管部門對跨市場風險的關注,投向證券市場的信托資金占比從2015年的20.35%持續下行。2019年,隨著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深入和資本市場回暖,下行趨勢有所放緩,尤其是2019年3季度,規模和占比一度有小幅上升。從長遠看,一方面,得益于證券市場改革的不斷推進;另一方面,要轉型為真正意義上的資管機構,信托公司需要主動提升證券投資能力。預計投向證券市場的信托資金占比在未來有上升的空間。

  二、信托行業經營業績向好,資本實力穩步提升

  (一)所有者權益

  2019年,信托行業資本實力進一步增強,截止到4季度末,68家信托公司左右者權益規模達到6316.27億元,較2018年增加566.97億元,增速9.86%。從所有者權益的構成來看,截至2019年4季度末,實收資本為2842.4億元,較2018年末增加188.25億元,占所有者權益比重45%,比2018年末下降1.16個百分點;未分配利潤為1819.13億元,較2018年末增加188億,增速為11.53%,占所有者權益比重28.8%,較2018年同期上升0.43個百分點;信托賠償準備291.24億,比2018年末增加30.53億,增長11.71%,占所有者權益比重4.61%。

  圖5 2015年Q1—2019年Q4所有者權益與負債變動(億元)

  資本是金融機構抵御風險,確保自身長期穩健發展的基礎。在信托業務規模穩步下降的情況下,信托行業的實收資本、信托賠償準備和未分配利潤都保持了較快的增長速度,應對風險的能力穩步提升。從長期看,通過強化凈資本管理,增強資本實力,為信托行業抵御各種風險、推動各項業務穩步發展,提供了有力的保障。

  (二)固有資產

  截至2019年4季度末,68家信托公司固有資產規模達到7677.12億元,比2018年4季度末的增加483.97億元,增長6.73%,比2018年同期低2.61個百分點。從季度環比增速來看,2019年前3個季度分別是1.07%、1%、0.83%,4季度環比增速為3.7%。

  圖6 2015年Q1—2019年Q4 固有資產變動

  從結構上看,自2014年3季度以來,投資類在固有資產運用中占比呈穩步上升趨勢。2019年4季度末,投資類資產余額6094.32億元,較2018年增加約453億元,占比78.8%,略高于2018年末的77.79%,總體保持平穩。貨幣類資產在固有資產中的占比一直處于下行態勢,2019年4季度末,貨幣類資產余額606億,與2018年的610億大體持平,占比7.9%,較2018年末下降0.58個百分點。貸款是固有資產運用的重要領域,2016年之前,占比基本維持在10%以上。2016年之后,貸款在固有資產配置中的占比大度下降,基本維持在5%左右。2019年4季度末,貸款資產余額453.1億元,占比5.9%,較2018年上升約1個百分點,與2017年基本持平。

  (三)經營業績

  2019年,在面對諸多挑戰的情況下,信托行業轉型和高質量發展取得顯著成效,經營業績穩步提升。2019年4季度,信托業實現經營收入累計1200.12億元,較2018年增加59.49億,同比增長5.22%,與2018年-4.2%相比,增速大幅提高了9.42個百分點,扭轉了信托行經營收入下滑的態勢。

  圖7 2011-2019年經營收入、利潤總額及其同比增速

  從收入結構看,2019年4季度,信托業務收入累計達833.82億元,較2018年末增加52.06億,占比69.48%,比2018年末上升0.94個百分點;固有業務收入累計為341.24億元,較2018年增加30.88億元,占比28.43%,較2018年上升1.22個百分點。2019年第4季度,新增信托業務收入為282.47億元,環比增長51.23%;新增固有業務收入為113.33億元,環比增速達到49.72%,短期波動較為明顯。總體上看,2019年,信托業務收入仍占經營收入的主導地位且占比進一步提升,信托公司回歸信托本源,堅守大力發展信托業務的轉型方向日益明確。

  圖8 2010-2019年信托業務收入(億元)及占比

  2015年以來,信托業凈利潤整體保持平穩,2017年之后有較大幅度回調,從2017年的824.11億下降到2018年的731.8億。2019年4季度,信托行業利潤總額727.05億元,與2018年基本持平。信托行業人均利潤244.23萬元,略低于2018年的275.02萬元。從信托報酬率來看,4季度的平均年化綜合信托報酬率為0.37%,較第3季度下降0.12%,較2018年同期上升了0.02%。平均年化綜合實際收益率為5.49%,較3季度下降0.09%,比2018年同期上升0.58%。在逆周期政策力度加大,金融市場整體資產收益率下行的背景下,信托報酬率和實際收益率較2018年有小幅回升,說明信托公司在提升自身盈利水平同時,為信托投資者創造和實現了更多價值。

  圖9 2010-2019年人均利潤(萬元)、信托報酬率與實際收益率變動

  三、風險暴露更為真實,整體仍在可承受范圍

  近年來,伴隨國內經濟進入減速換擋期,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步入深水區,信托行業風險面臨持續上升的壓力,信托業風險項目數量和規模持續上升,風險資產率也有顯著上升。

  (一)風險資產規模和項目數量有所增加

  從風險資產規模和風險項目數量的變動來看,2019年4季度末,信托行業風險資產規模為5770.47億元,較2018年末增加3548.6億元,增幅159.71%。從風險項目數量看,也有逐步上升的趨勢。2019年4季度末,信托業風險項目個數為1547個,較3季度增加242個,較2018年末增加675個。2019年,信托業風險項目和風險資產規模顯著增加最主要的原因,是監管部門加大了風險排查的力度和頻率,之前被隱匿的風險得到了更充分的暴露,并不意味著增量風險的加速上升。從環比看,2019年4個季度,風險資產規模的環比增速分別為,27.39%、22.74%、32.72%和25.14%,環比增速在4季度有放緩趨勢。隨著風險的充分暴露,預計信托風險資產規模變化將將趨于平穩,行業整體風險也將逐步從發散進入收斂狀態。

  圖10 2015Q1-2019Q4信托風險資產規模(億元)與風險率

  (二)集合信托風險資產規模占比仍居主導

  從信托行業風險資產分類來看,三類信托的風險提升都較為明顯。2019年4季度末,集合信托風險資產規模為3451.8億元,比2018年末的1371.89億增加了2079.91億元,增長較為顯著;集合信托風險資產規模占全部風險資產規模的比重為59.82%,比2018年末的61.74%略有下降。

  2019年4季度末,單一財產權信托的風險規模2263.09億元,較2018年末的812.4億元大幅上升1450.69億元,占全部風險資產規模比重39.22%。財產權信托的風險資產規模為55.58億,較2018年的37.60億增加17.99億,整體規模和占風險資產的比重都較低。

  圖11 2015Q1-2019Q4信托風險資產結構

  (三)信托資產風險率顯著上升

  伴隨風險資產規模的增大,信托資產風險率也有較大幅度的上升。2017年之前,信托風險資產率雖有波動,但多數時候維持在0.8%以下,2018年小幅上升至0.98%,2019年末則大幅上升至2.67%。在風險暴露充分的背景下,存量風險化解將成為信托行業一項重要的任務,從信托行業自身的風險抵御能力來看,行業風險仍在可承受范圍。

  (四)未來一年到期兌付壓力維持高位

  從未來一年信托到期情況看,預2019年4季度末,未來一年的信托到期規模為5.40萬億,與2018年末基本持平,其中,未來一年到期的集合信托規模為2.7萬億,比2018年末減少2662億。從到期項目數量來看,2019年4季度末預計未來一年到期項目為1.48萬個,比2018年末增加800個左右,數量大體相當。上述三個指標充分表明,與2018年末相比,預計未來一年的到期兌付壓力仍然較大,部分信托項目按期正常清算面臨不小挑戰。

  圖12 未來一年到期信托項目及規模(億)變化

  四、2020年展望

  展望2020年,中國將面臨的國內外經濟環境更加復雜。在經濟下行壓力顯著加大的背景下,新冠肺炎疫情的爆發和全球傳播,不僅給中國經濟造成了短期沖擊,也給全球經濟增長前景蒙上了一定的陰影。不確定性的加大,會給信托業發展帶來新的挑戰。在2020年中,信托業的工作重點應分為兩個方面,一是全力以赴支持疫情防治工作和民生保障工作的開展,履行行業的社會責任。新冠疫情爆發以來,信托公司充分發揮信托的制度優勢,踴躍設立慈善信托,匯聚社會慈善力量支持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根據中國信托登記公司統計,截止到2月末已完成信托公司報送的定向“武漢加油”、“抗擊新冠肺炎”等專項慈善信托36筆,金額累計達12.4億元。二是繼續強化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助力企業復工復產,為全面完成2020年經濟社會目標,貢獻行業力量。從宏觀政策引導的方向看,2020年,信托資金需要進一步加大對基礎產業和工商企業的投入。

  從監管環境看,在資管新規的框架之下,2020年信托行業的監管規則將進一步完善。面對監管政策和監管環境的根本性變化,信托行業將進入新的發展階段,行業轉型有望加速,重點需要關注以下幾方面工作。

  一是從融資類業務向投資類業務轉型。從資本監管的要求來看,未來信托公司融資類業務占用資本可能明顯提升,融資類業務發展會越來越多地受到來自于資本方面的約束。這一方面對信托公司的資本實力提出了更高要求;另一方面也要求信托公司努力培養自身的投資能力,逐漸擺脫對融資類業務的過度依賴,從規模優先轉變為質量優先的增長模式。未來,信托公司要培養標準化產品投資團隊和投資能力;努力提升資產判斷和把控能力,加大股權投資業務拓展力度,逐步提升主動投資管理能力。

  二是深入挖掘受托服務功能,發展服務信托。服務信托被認為與資金信托、慈善信托并列的信托業務類型。2020年1月3日,《中國銀保監會關于推動銀行業和保險業高質量發展的指導意見》出臺,其中在培育非銀行金融機構特色優勢中要求,信托公司要積極發展服務信托、財富管理信托和慈善信托的本源業務,將服務信托作為支撐信托行業轉型的“三駕馬車”之一。雖然對于服務信托的內涵和外延尚未達成共識,但是服務信托緊扣受托人定位,以收取管理費為主要收入來源,對信托業的長期穩健發展有著重要意義。從未來看,資產證券化、家族財富管理信托等屬于典型的已經發展起來的服務信托,需要加大拓展力度,持續深耕細作,打造為信托核心業務。與此同時,需要進一步探索信托服務功能,挖掘更多發揮服務功能的領域,如養老、消費權益等。

  三是大力發展財富管理業務。財富管理應當是未來信托公司的主要方向,這也是現階段多數信托公司努力轉型的重點。做好財富管理業務既需要大量的客戶積累,也需要資產管理和資產配置能力,重點有以下幾個方面:其一,進一步加強銷售渠道建設,搭建線上線下一體化財富管理平臺,逐步降低對商業銀行渠道的依賴程度;其二,加快專業財富管理團隊建設,通過專業化投顧,有效的發掘投資者需求;其三,在業務特色方面,重點將家族信托作為信托業財富管理發展的方向。

  四是加強信托文化建設。2019年信托業年會上,銀保監會黃洪副主席強調,信托文化是推動信托行業轉型發展的重要力量,過去多年信托行業取得快速發展,但并未形成自身文化,信托文化建設迫在眉睫。監管部門計劃從2020年開始連續用五年的時間,開展信托文化教育年、信托文化普及年、信托文化確立年、信托文化深化年、信托文化提升年的主題活動,在全行業開展信托文化建設工程,推動信托文化建設有步驟、有計劃地向縱深開展,最終建成有中國特色的信托文化。信托文化建設的基本要求是,堅持服務實體經濟的使命、滿足人民需要的宗旨、推動社會進步的責任、依法合規的底線和員工的職業操守。通過構建信托文化推動行業發展,對探索可持續發展模式有著重要的意義,也是信托行業實現轉型的基礎所在。

評論

  • 華聲推薦
  • 影視
  • 明星
  • 股票
  • 財經
  • 汽車
  • 百科
  • 觀察
  • 探索
  • 債券
  • 理財
  • 產經
  • 兩性
  • 直銷界
  • 聯播
  • 法律講堂
  • 未解之謎
快乐飞艇是谁开奖 上海快三预测号码推荐 广西十一选五爱彩乐 北京快3一定牛开奖直播 三分彩如何看走势 江西11选5任五遗漏 理财平台关闭后储户的钱怎么办 甘肃快三走势图基本图一定牛 上海时时乐中奖号 宁夏11选5谁有网站 股票分析范文 应该投资什么理财产品 广西快乐十分必赢技巧 北京快乐8官网开奖记录 广东11选5走势图开奖结果 云南期货配资公司 广东快乐历史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