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自己人告了? 力帆遭旗下租賃平臺盼達索賠8億

  身處多重困境下的力帆股份近日又惹上仲裁糾紛,而主角竟是旗下兩家公司:申請人為力帆旗下租賃平臺盼達汽車,被申請人為力帆100%控股的子公司力帆乘用車,索賠金額高達8億元。

  對此,有網友評論:“力帆這回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識一家人’。”兩家公司之間的鬧劇愈演愈烈,母公司力帆股份將如何協調好“家務事”?

  所購新能源汽車出現嚴重質量問題

  4月3日,力帆股份披露一則收到上海證券交易所的問詢函公告。據公告內容,因旗下子公司重慶力帆乘用車(以下簡稱“力帆乘用車”)與重慶盼達汽車租賃公司(以下簡稱“盼達汽車”)存在買賣合同糾紛。盼達汽車向重慶仲裁委員會提起仲裁申請并被受理。

截圖來源:wind

  此次申請仲裁的原因是由于力帆乘用車向盼達汽車提供的新能源車存在嚴重質量缺陷。

  據公告內容,盼達汽車因運營需要,向力帆乘用車購買大批量新能源汽車。2015年至2018年期間,雙方及其指定公司共計簽訂《購銷合同》22份,購買車輛近萬臺。

  而盼達汽車購買車輛后,標的車在運營過程中出現電池嚴重衰減、設計缺陷等嚴重質量問題,導致大部分車輛出現故障需長期維修、甚至無法運營問題,造成了嚴重損失。

  2018年9月26日,雙方針對盼達汽車的損失賠償簽訂了《關于采購新能源汽車的補充協議》,約定標的車出現質量問題需維修造成停運的,每停運一天,力帆乘用車應按110元/車賠償營收損失等多項賠償措施。

  2018年至2019年期間,雙方在往來函件中確認,力帆乘用車應賠償盼達汽車資產損失6.14億元、營收損失1.6億元、交強險損失2218.61萬元,以及租賃停車場的租金損失198.91萬元,總計7.98億元。

  力帆股份仍在公告中提到,盼達汽車已多次向力帆乘用車催收,但至今未得到賠償。

  對此,上交所要求力帆股份列示力帆乘用車與盼達汽車簽訂購銷合同的具體情況、核實在簽訂相關合同時,對于后續賠償損失的相關約定、披露力帆乘用車歷年向盼達汽車銷售車輛的相關會計處理及對公司業績的等內容。

  盼達“押金難退”投訴翻倍

  據盼達汽車官網,盼達汽車成立于2015年5月,是由力帆控股戰略投資的新能源汽車出行平臺,主打新能源汽車的分時租賃服務,平臺目前主要采用其定制版的力帆330EV純電動新能源汽車,續航里程在150-200公里之間,采用分時計費的模式,推出平臺“盼達用車”。

  據上交所問詢函公告,盼達汽車由力帆股份的實際控制人尹明善間接控制,為公司的關聯方。同時,公司持有盼達汽車15%股份,盼達汽車為公司的參股公司。

  據天眼查顯示,2017年10月8日,力帆斥資1575萬對盼達進行增資,本次注資完成后,盼達的注冊資本由1000萬元增至10000萬元。

  不過,天眼查仍顯示,盼達汽車目前涉及的司法風險有94條,其中多起開庭公告和法律訴訟與租賃合同糾紛有關。

  截至4月3日下午1時,據黑貓投訴平臺,盼達用車涉及投訴15414條,用戶滿意度僅為兩星(滿分五星)。據中新經緯客戶端2019年8月報道,彼時盼達用車的投訴量為7000余條,如今8個月過去,投訴量已經翻倍。

截圖來源:黑貓投訴平臺

  中新經緯記者瀏覽的多頁投訴頁面中,無一例外均為對盼達不退押金的投訴,“提交申請后幾個月都收不到押金”的現象普遍存在。同時據多名用戶反映,他們多次嘗試與客服交涉,起初對方表示將“加急處理”,到后來卻再也得不到回復。

  從近年來連被曝出的共享汽車墳場,到諸多入局玩家的相繼“爆雷”,都不難看出汽車分時租賃是門難做的生意。

  “共享汽車的經營模式目前只是一種‘種試驗田’嘗試,盈利前景根本看不到,不宜許多企業一哄而上做,只適合有資金實力的企業做嘗試。因為中間有許多意料不到的賠錢‘坑’,做了才能感知到。”汽車行業分析師鐘師曾對中新經緯記者表示。

  而對于盼達而言,依靠母公司力帆進行資金加持已不現實。

  母公司力帆凈利潤同比降超2000%

  另一方面,力帆乘用車作為力帆股份的100%實控公司,近年的數據并不樂觀。值得注意的是,力帆乘用車被盼達汽車“狀告”的新能源汽車,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質量上的“黑歷史”。其曾在2016年因質量不符合國家標準,存在“騙補”行為,因此被取消政策補貼。

  據力帆方面披露,2019年,力帆累計銷售2.25萬輛傳統乘用車、3091輛新能源汽車和60.85萬輛摩托車,銷量分別同比下降75.52%、69.49%和9.95%。

  力帆股份現如今或也“自身難保”。力帆股份2019年業績預虧公告顯示,預計2019年年度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49.81億元,與上年同期相比預計減少52.34億元,同比降幅2068.77%。

  3月12日晚間,力帆股份連發2條公告。一條為2月產銷快報,數據顯示,2月力帆乘用車銷售和生產數量均為0。

  另一條為《關于“16力帆02”公司債券第二次風險提示性公告》,公告顯示,“16力帆02”公司債券到期日為2020年3月15日,到期全額兌付存在重大不確定性。據悉,“16力帆02”公司債券于2016年發行,發行總額為人民幣11億元。截至公告日,“16力帆02”公司債券余額為5.303億元,債券利率為7.5%。

  據Wind數據,力帆股份的流動比率及速動比率分別只有0.51和0.43,而行業均值分別為1.14和0.98,也意味著力帆的償債能力遠低于行業平均水平。

  此外,力帆股份在不到半個月內信用評級被連降兩級。據力帆股份3月5日公告,公司主體長期信用等級由前次的“AA-”調整為“BBB”。而3月18日,力帆股份再發公告,稱公司長期信用等級由前次的“BBB”被調整為“C”。

  包括盼達汽車此次的仲裁金額在內,力帆股份至少已負擔超30億元的涉案金額。據力帆股份2019年7月公告,公司(含子公司)近12個月內未披露的涉及訴訟(仲裁)事項的涉案金額合計14.23億元。而11月7日,力帆股份又稱,公司累計訴訟(仲裁)金額新增8.07億元,合計22.30億元,上述金額均未考慮延遲支付的利息及違約金、訴訟費等額外費用。

  曾經,力帆創始人尹明善從力帆摩托起身,一手打造力帆集團,創立近30年間有不少高光時刻:力帆汽車是新汽車產業政策實施后第一家獲得汽車生產資質的自主品牌生產企業;力帆股份成為A股首家民營車企;尹明善也因此位列重慶首富。

  而力帆近年卻一路“跌落神壇”。隨著主業日漸蕭條,盼達汽車亦被視為力帆試圖重新“揚帆”的嘗試之一。

  2019年5月9日,在力帆股份一場投資者說明會中,針對投資者提出的“力帆目前的資金情況是否能支持盼達發展?是否考慮放棄分時租賃?”的問題,力帆方面表示:“換電模式是公司新能源運營模式的其中一種。我們致力于推動行業換電標準的建立,目前公司對換電業務的態度為堅持探索、維持規模。公司看好新能源分時租賃產業,將繼續支持盼達的發展。”

  將近1年過去,結合上述分析情況,兩家公司均落得“一地雞毛”。

  汽車行業分析師張翔曾向中新經緯記者表示,力帆的致命問題是沒有跟上時代的潮流,在主業上嚴重滯后于同行業。“缺乏有競爭力的車型,智能網聯技術上也沒有進展。投資盼達用車本身也是個‘坑’,一直處在虧錢的狀態,使力帆本身承壓更重了。”

評論

  • 華聲推薦
  • 影視
  • 明星
  • 股票
  • 財經
  • 汽車
  • 百科
  • 觀察
  • 探索
  • 債券
  • 理財
  • 產經
  • 兩性
  • 直銷界
  • 聯播
  • 法律講堂
  • 未解之謎
快乐飞艇是谁开奖 彩经网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 幸运赛车精准投注技巧 排列3试机号走势图 上海快3一定牛走势图 北京pk拾杀码软件 吉林ll选5走势图 理财平台查询 私募基金配资参与上市公司定增 山东十一选五一定牛遗漏表 广西快乐十分公布开奖 江苏体彩七位数走势图综合版 腾讯分分彩怎么玩都是死 彩票北京pk拾 app下载 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结果 北京体彩11选5开奖查询结果 最好的投资理财平台